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三国从忽悠贾诩开始_ 第218章 替已逝去弘农王安抚……(求订阅)-

时间:2021-06-15 14:5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青芷町兰小说三国从忽悠贾诩开始 第218章 替已逝去弘农王安抚……(求订阅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冀州,邺城。

    邺,黄河流域经济重镇,四通八达,南北走集,往来商贾不计其数,较为出名的四大商贾之一的甄家便在与此。

    其更是黄河流域的经济、军事、政治、文化中心,为世子寒门所推崇,让万千黎庶所向往,汉末之后,可谓天下第一城。

    而邺城,经过袁绍数年的苦心经营,无论是民生还是经济,皆是蒸蒸日上,甚至说,袁绍被以誉为天下最强诸侯,皆是因为冀州民生富庶。

    官渡前夕,袁绍方平幽州。

    而并州、青州并无助力,其几乎单凭冀一州之地,打的曹操抬不起头,更不会出现所谓的缺兵少粮,可见富庶。

    后世曹操攻下邺城,尤为感慨。

    邺城,许府外。

    此时,天色微亮,许攸理好着装出府,这是每三日一次例行的将府议事,袁绍会依此来处理各部大小事宜。

    提袍刚欲登车,只见一侧奔走出一文士,文士衣着鲜明,看上去并非普通百姓,而那车夫当即按剑喝道:“何人,站住。”

    “吾乃刘备麾下功曹张既,特奉命前来拜会许攸先生。”张既作揖,同时取出刘备的印信道。

    许攸提袍踩在木梯上,闻声不由捏着自己那山羊胡,眼角露出诧异,不由挑眉略显傲然道:“你是刘备麾下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我主遣在下前来有要事相商!”张既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要事?呵,且入府侯着吧,待我议事归来再说。”许攸眼角上下打量了下张既,刘备他许攸还真看不上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主知晓先生乃袁公身边肱骨,多为倚重,对先生话更是言听计从,特遣在下先行拜会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主言,此番唯有先生帮村,此事方才可成,还望先生稍候!”张既言辞坚定,又是上前一步道。

    说道同时,他还怀中取去一方锦盒,呈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呵,那是!”许攸捏着胡须,傲然轻笑,同时给了下属一个眼神,后者放下佩剑,上前接过锦盒。

    打开,锦盒中是一匹玉马。

    玉马通体宛如羊脂,入手细腻。关键这般大小的玉马雕工斐然,乃当世罕见,而且想雕出如此栩栩如生的玉马,恐废了十数块玉料。

    许攸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,收纳盒中,其向来贪财,仰头看了眼天色,挥袖道:“汝且道来吧,若事可为,吾定相助。”

    接着,张既将前因后果道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将府内,

    首位,袁绍姿貌威容,端坐高堂,颇具威严,捏着那一簇胡须扫视一眼堂下众人,不由声音如洪钟般道:“为何不见许攸?”

    众人左右看了眼,郭图温和一笑,抱拳出列道:“主公,三日例行议事,许攸自知,其迁延未至,恐是仗着与主公私交,认为主公不敢罚他。”

    “哼,好胆!”袁绍愠怒,挥手喝道:“来人呐,立刻去传许子远前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亲卫退去,郭图冷笑。他早就看许攸不顺眼了,若非袁绍处处偏袒与他,他早让许攸知道苦头。

    亲卫刚走,只听许攸那声音传来,声音冲刺着激动,兴奋喊着:“主公,主公呐,大喜大喜啊!”

    袁绍庄严的看了眼许攸,略微发白的眉梢挑动,狐疑道:“许攸,是何喜事?”

    “主公,战机到了!”许攸朗笑,旋即扫视众人一眼,捋须傲然道:“方才某前来议事的途中,巧遇刘备使臣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曹操那厮已经发兵三十万大军,直奔潼关杀去,欲同刘备一决高下,刘备遣使求援主公,愿与主公结盟,合击曹操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许攸轻笑了声,更傲,抱拳作揖,铿锵道:“主公,时机已到,如今许昌必然空虚,只需遣一上将领军,直取许昌,”

    “如此,方可一战而下。到时候,奉天子以令不臣的便是主公您啊!”说完,许攸抬起眉目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此番若胜,那他许子远之名,便可名扬四海。而且此番必胜。

    袁绍轻咦一声,不禁陷入沉思,只不过其性格好谋却无断,一时间却是将目光看向了其余文臣。

    见袁绍犹豫不决,许攸蹙眉道:“主公,速速发兵啊,如此战机稍纵即逝,届时当追悔莫及!”

    此时,郭图轻笑了声,阔步而出,不屑的讥讽道:“主公,曹操乃奸雄,岂会令自己那大本营许昌空虚?”

    “此不过是刘备的诡计罢了,其自立与关中,如今立足未稳,方想借主公之手替他拖住曹操,如此他将无虞。”

    听着郭图的话,袁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到这,郭图阴冷的看了眼许攸,似笑非笑说道:“主公,还有一事不明,那刘备求援使者为何先会见许攸?”

    “恐怕是某些人,仗着深受主公信任,便以权谋私,收了刘备使臣的礼物。否则刘备使臣为何不直接面见主公?”

    “你,你含血喷人……”许攸身子发颤,如此战机竟然被这等小人说成了阴谋诡计,真是可恨啊。

    “哼,许攸,你好大的胆子!”袁绍一拍木案,面容不怒自威,颇为肃然。

    “主公,切勿信郭图这小人之言啊,吾一心为主公着想,绝无半点虚言。此战只要主公派兵出征,将必胜!”

    许攸颤颤巍巍,痛心疾首道。

    “呵,许攸,如还敢劝说主公出兵,真是贪得无厌,主公,图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够了,都给我闭嘴。”袁绍愠怒,喝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目光扫视,看向审配,辛毗等人,不由沉声道:“曹操出兵潼关,汝等以为我该不该出兵!”

    对视一眼,荀谌出列道:“主公,前些时日豫州哨骑确实传回消息,刘备反叛,曹操已经从南阳退兵,谌以为,其西讨刘备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,许昌应是空虚,可伐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配以为,荀长史所言差异,许昌乃曹操之根基,定会严防死守,当年兖州内乱迎吕布入境,都未能全占兖州,更何谈现如今其发展数年的许昌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如今易京之战方才是重中之重,主公当下应集三军之力,彻底碾死公孙瓒这头猛虎,若因为抽调兵马,而一时大意令其从归山野,将乃祸端啊。”

    审配也是阔步出列,劝阻道。

    他为冀州派系,自然不想袁绍南下,因为袁绍越早南下,对他们越没有利好,毕竟中原豫州乃袁绍族籍所在。

    “主公,公孙瓒不过是冢中枯骨,灭亡不过是早晚罢了。主公当下之敌是中原曹操,评年前便说过,主公与曹操必有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而如今许昌空虚,主公大可趁虚而入,夺取许昌。如此乃冀州百姓之福,乃冀州兵将之福。”辛评也是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呵,曹操不过是阉宦之后,更是借主公势头方才占据中原,其又何德何能与主公您争夺天下?辛评不过是危言耸听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您贵为袁氏嫡子,就算要与曹操决战,也是堂堂正正胜之,岂可做这般偷袭苟且之事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以主公威戎,区区曹操,弹指可定,何须这般多虑?”审配再度开口,声音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听着众人再度争执起来,袁绍头都大了,有些伤神,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听谁的,毕竟他们说的都挺有道理。

    若是张绣在,估计该笑死了。

    正应了荀彧那句话,审配专而无谋,此时却振振有词,关键袁绍好谋无断,喜欢询问却无法择言,此乃庸主。

    沮授略微思吟,沉声道:“主公,刘备反叛与关中,曹操必然元气大伤,士气大跌,此番攻取许昌实乃上策。”

    “若主公忧虑易京战事,担心许昌难平,可遣一偏将出青州,袭取徐州。徐州民生富庶,兖、豫二州以残破,断了曹操后方,待日后交兵,亦可占据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您莫不是忘了黑山贼寇?若公孙瓒被黑山贼寇所解救,其从归燕北,召陇数万铁骑再战,主公如何相抗衡?”

    “攘外必先安内,冀州乃吾三军之根基,万不容有失,主公切不可因小失大啊。”审配痛心疾首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无需多言!”

    袁绍恼怒挥手,这群人每次都不能统一意见,这让他如何决断,越想越气,袁绍不由沉声道:“韩猛,着你领精兵五千,屯与青州,可伺机而动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韩猛抱拳应下。

    “子远,去回报刘备使臣,让其告诉刘备,吾以派斥候前往许昌探查,一旦有消息里面发兵许昌。”袁绍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探查?”许攸愣了下,不由轻笑摇了摇头,心中却是无可奈何,庸主啊,这当真是庸主啊。

    如此战机放其面前不予理会,攻下许昌可比那幽北苦寒的确强十倍百倍,真是不懂其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,

    南阳,新野城。

    张绣麾下,三军甲士除了镇守边疆的,余者皆是撤至新野。张绣体恤三军,特下令三军甲士新野休整。

    当然,他更多是等曹操得礼物。

    此番他可是索要了不少好东西,金银布匹,还有无数女人,这些女人张绣可不是为了自己享用,这还不得干断了……

    这些女子他是为了奖励给那些敢于死战的甲士的,他虽然不太想把女人当成货物去奖励交易,可这么做对这些女人而言却是恩赐。

    她们大多数没有家,浑浑噩噩,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生育机器。若是能入荆州户籍,成一个小家,纺布织衣,对她们而言就是奢侈。

    而这日大早,哨骑老早汇报。

    此番毕竟是大汉使臣,出于礼仪张绣还是领诸多文武出城相迎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一支队伍赶来。

    队伍宛如游龙般,延绵二十余里。而队伍首位,此时却是一架车辇,远远望去,那车辇上是一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面容冷冽,不喜不悲。

    只见她一身红衣披身,双手交叠与小腹,那双美眸隐隐带有些许恐惧,好像她即将面临一个黑暗地带。

    张绣放下望远镜,挑眉有些熟悉,一时却想不起来道:“文和,此是何人?曹操为何遣一女子替大汉出使?难不成其麾下无人呼?”

    贾诩同样看到了唐姬,捋须道:“主公,此女若诩记得不错,其应该是弘农王妃唐姬,早年便是诩请旨送入天子行宫以护其周。”

    “弘农王妃唐姬?”张绣面露诧异,此女她略微有些印象,只不过因为刘辩死的早,自己没了解过。

    “曹操让她出使是想请和?”张绣狐疑说了句,毕竟此女算是能代表大汉,比任何使臣都有有份量。

    随着车架临近,

    华盖下,车辇上。

    唐姬目光有些发颤,甚至她在看见不远处模糊的张绣时,她有些惶恐,有些不安,因为曹操信中交代,她需要献身以博取信任。

    从而为曹操所用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曹操才不会杀害她的父亲,才不会动伏寿,及她的家人。只从刘辩死后,其最亲最近的唯有自己父亲和伏寿了。

    相距不足十余步,

    唐姬冷如冰霜的面颊露出一丝诧异,张绣她见过,可此时她看向张绣却又说不出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取过天子令,唐姬用着那清脆略显甜美点的声音宣读着旨意上内容,直到读完敕封张绣为骠骑大将军,封襄阳候。

    张绣抬头,看了眼王妃。

    那一席红色衣裙完美将她那份冷艳勾勒出来,至于那根喜庆的腰带,却是完美勾勒出了唐姬纤细的腰肢及挺拔的双……

    张绣咋舌,这个唐姬颜值不错,果然是能成为王妃的人,若不是刘辩出事,她就是当朝皇后,挺漂亮。

    而且她的冷和之前蔡氏的不同。

    蔡氏的是阴冷,宛如毒蛇。而唐姬却是忧郁的冷,有心思一样。

    然,此时。

    系统那久违的声音竟是在张绣脑海中响起。“叮,乱世王妃任务已发送,任务内容:替已逝弘农王安抚其爱妃。任务时长:七天,任务奖励:五百天秀值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张绣轻咳,这逼系统,老不正经了,天天尽喜欢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,丫的自己像是喜欢搞颜色的人么?

    想着,张绣上前,接旨。

    手掌滑过唐姬那细嫩白皙的玉手,挺软,后者却是娇躯一颤,心中莫名惶恐,可却强忍着镇定下去。

    书阅屋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