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不让江山_ 第六百二十八章 把他打回原形-

时间:2021-07-03 14:2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知白小说不让江山 第六百二十八章 把他打回原形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西北,定贤县。

    宁军大营。

    李叱他们到城门外的时候,柳戈已经在这等着了。

    李叱大概猜到怎么回事,却还是笑着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会知道我提前到?”

    柳戈道:“回宁王,军中一位叫叶策冷的先生,派人昼夜兼程赶来,说宁王会提前到,让我做好准备接驾。”

    李叱往四周看了看,然后压低声音道:“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就不骂你了,私底下的时候宁愿你还叫我一声当家的。”

    柳戈连忙俯身:“属下不敢,也不能,以前是当家的,现在是我王。”

    李叱在心里叹了口气,他知道有些事,不可能再回到原来了。

    那就接受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就是臭矫情。

    想做大,还想让人和原来一样,那不过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况且柳戈这样出身的人,本就和余九龄他们不一样。

    柳戈是原冀州节度使曾凌帐下的将军,从一开始他就是正经的大楚府兵出身。

    他心里里对于尊卑的理解,也就注定了和余九龄他们不一样。

    余九龄还在适应李叱已经是宁王的身份,偶尔还会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在私底下喊李叱当家的也更多些,可即便是余九龄也知道这样不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努力的适应李叱的身份,也在努力的适应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手下人都已经开始正视这件事,正视李叱的地位。

    如果李叱自己还要一直矫情于此的话,那就显得他过分的不成熟。

    “战事如何?”

    李叱问了一句,把刚才的话题岔开。

    柳戈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殿下,贼兵其实势力不弱,不是以往遇到的那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率军到这之后,没有急于进攻,不是因为不能取胜,而是因为百姓们不在我们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贼兵数量众多不足为惧,但百姓们心在他们那边,这就不得不重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余孽的做法,和之前大为不同,他们也不再压榨百姓,而是善待,如此一来......”

    他看向李叱,李叱点了点头道:“学的很快。”

    上次东陵道的人输给李叱,这次死灰复燃,再也不敢如上次那样把百姓们当牲口。

    “如今贼人把东陵道改为顺天教,说是什么顺应天命民意而起兵。”

    柳戈道:“此时率军在正面与我对峙的人,名为遏轲摩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到这,走在李叱身后的程无节听到这个名字,眼睛立刻就睁大了。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程无节本就是个没那么多规矩讲究的人,此时打断了柳戈的话,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。

    李叱看向他:“你知道此人?”

    程无节点了点头,然后问柳戈道:“可是洞阁县的遏轲摩?”

    柳戈摇头道:“不知道是哪里人,但名字确实是这个,凶狠善战,治兵有些门道。”

    程无节看向李叱道:“殿下,如果是洞阁县的那个遏轲摩,那......这一仗我没法打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脸的歉然。

    “那是......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李叱问道:“你最好的朋友,为何成了邪教之人?”

    程无节摇头:“几年前,他离开洞阁县,我问他要去做什么,他说要去寻自己的前程,当年轩辕先生传授武艺的时候,其实是传授给我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遏轲摩比我聪明,比我好学,也比我上进,他从轩辕先生那学

    来的,比我要多的多,我记不住的,他总是看一遍学一次就能懂。”

    程无节道:“可能,就是因为他学到了那些本事,所以才想出去闯荡。”

    李叱心说李先生啊李先生,你这满世界传授给人本事的习惯,看来也不都是好事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李先生的广撒网,也是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李叱也没有想到的是,在这个地方,第一个对手居然可算作是同门师兄弟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本事很大?”

    李叱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程无节道:“最少顶的上两个我......打架来说,他比我强,脑子比我强,求胜之心更比我强。”

    程无节脸色难看的说道:“从小时候起,他就事事处处都想和别人比,任何人有任何一件事做的比他好,他就不舒服,必须要超过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李叱想着,李先生收此人为徒,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李先生的矛盾之处就在于,一边躲着,一边还会在躲着的地方收徒传道。

    比如李叱自己,也比如唐匹敌,叶也许以后还会遇到谁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果不是唐匹敌因为家事被牵连入狱的话,他一直都留在书院里,从李先生那学到的东西一定会更多。

    而以唐匹敌的天赋和能力,学到的越多,他的.asxs.就越高。

    所以李先生的目的,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这其实一直都是李叱想不明白的问题。

    李叱看向程无节道:“详细说说这个遏轲摩。”

    程无节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大概小半个时辰后,李叱从程无节口中,对这个叫遏轲摩的年轻人了解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洞阁县的人,有很多都是当初幽山国少民的后代。

    程无节是,遏轲摩也是,而且若从根源上来论,两个人还是同族。

    这个民族,名为遏族。

    轲摩在遏族人的语言中,意思是领袖。

    程无节的祖上,曾是幽山国的将军,遏轲摩的祖上也是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两个人在最关键时候做出的抉择不一样。

    程无节的祖上选择带着各族百姓逃离,能带走多少就带多少,能多带一个就绝对不会少带一个。

    而遏轲摩的祖上把他的妻儿托付给程无节祖上,他自己带着队伍死守都城,直至战死。

    程无节道:“从小我们两个就没少争论,当初的事,到底是我祖上错了,还是他祖上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都觉得,既然从军为臣,就要遵守皇命,管他代价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说,自己不想做他祖上那样的人,他要做一个制人之人,而不是受制之人。”

    程无节道:“那天,遏轲摩问轩辕先生说,先生选择我,传我本事,是因为觉得我将来能成大事吗?”

    “轩辕先生说是,说他选择的人,必然是可成大事之人,所以遏轲摩就觉得,自己将来一定会成为人上人。”

    程无节叹道:“轩辕先生离开之后不久,他也离开了洞阁县,不知道为什么会到了这。”

    程无节和遏轲摩他们两个人还有一个区别,那就是接受和不接受。

    程无节的祖上与中原人通婚,习惯了中原人的生活方式,也改成了中原姓氏。

    遏轲摩的祖上当时也改为中原姓氏,但他自己又把名字改成了遏族的名字。

    李叱问柳戈:“打过几次了?”

    柳戈回答道:“殿下,与敌军交手一共七次,但这七次都是一触即回,敌我皆没有发力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看的出来,那些贼兵和以前遇

    到的乱匪不一样,进退有据,阵法严,每次我若要攻,他必会有后手等着。”

    李叱嗯了一声:“进城,到高处去看看敌军的大营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南平江南岸。

    持续太久的厮杀,已经几乎耗尽了双方的锐气。

    罗将军四面合围之后,便不再猛攻,按照罗境的要求死死堵住,要耗尽武亲王的粮草。

    县城,城墙上。

    武亲王举着千里眼看向外边,多日以来,嘴角上终于有了一些笑意。

    他指向西北方向:“你们看那边。”

    所有手下都举起千里眼往西北方向看。

    “那边的贼兵营地,旗子上的字是关,应该就是罗境帐下的先锋将军关飞成。”

    武亲王道:“他最先渡河,他的队受创最重,南平江岸边一战,我们杀敌两万余,都是他的兵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的第二战,我们杀的也有不少是他的兵,五万人,如今最多也就是还剩下一万人。”

    武亲王笑道:“所以这支队伍,是士气最疲的队伍,他们已经打累了,怕了,不想也不敢再打。”

    手下将军说道:“属下看,他们营地中军纪散漫,士兵们随地而坐,甚至很多人都没有将兵器随身携带。”

    武亲王点了点头:“罗境,确实不是什么帅才。”

    他缓缓吐出一口气,心情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他一步一步的引诱着罗境打到现在,罗境已经彻底钻进他的口袋里了。

    “罗境为了防备我们有从京州方向来的援兵,所以他亲自带着队伍拦截在县城以南。”

    武亲王道:“你们看看,前前后后拖了一个多月,罗境留在北边的那些部下,心已经懒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转身,大声问道:“今夜,谁敢去冲闯敌营?”

    手下数十名将军整齐的应了一声,人人都愿去。

    他们是不败的左武卫,他们从来都没有被人压着打过这么久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忍耐的时间如此之长,心中的那股火气就对应着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薛理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。”

    “今夜子时,你带一军人马,从西北方向出,攻关飞成的营地正南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高天赐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。”

    “今夜你带一军人马,从正北方向出,攻关飞成营地西南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刘铁标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!”

    “你带一军人马,跟在高天赐的队伍后边,不出意外,一个时辰之内,高天赐就能攻入关飞成营中,你在他之后攻进去,把西边的贼兵隔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赵青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一军人马,在他们三军得胜之后,追击败兵,驱赶贼兵南逃,不准许他们往北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武亲王吩咐完了这几人后,他的手在城墙上重重的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余下所有人,随我等待罗境率军支援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眼神里再次出现了那种天大地大,我可一军破之,亦可一军镇之的睥睨。

    “罗境这样的勇将若能为我所用,我就有平定天下的信心,奈何他却选择做贼......”

    武亲王道:“诸军随我,今夜就把他打回原形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声高呼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