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大周内卫_ 第715章 鬼头石阵-

时间:2021-07-06 16:4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一人魂小说大周内卫 第715章 鬼头石阵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这就院里院外的喊着有没有人。

    “别喊了,这里原本就没人。”晴儿一听的说。

    “没人……”忻旖彤仍不死心的复到那驿站里屋看看的,也就很泄气的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你说咱这反复折腾什么呢,这刚刚折返回去,还没等着歇口气呢,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而也是这忻旖彤泄气而出,几个人刚要离开那空旷驿站之时,离老远的,可是传来很悠慢的马蹄声了。

    “玩呗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就当是游山玩水了,不过爹爹这次也是奇怪,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指派我参加什么婚礼?”

    而随着那慢悠悠的马蹄声,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说道:“还什么必须要参加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想那什么朴老爷,也向来与咱马家,没什么来往啊,而且上次我前来,爹爹亦也没提起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马大少!”

    “是天霖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而随着那熟悉声音说话,公孙剑与晴儿两人,同时喊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两人对视一眼的,奔往驿站外而去。

    好啊,这正愁不知要到哪里去寻找这父子俩,倒碰巧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“马天霖,你个丧尽天良的,我……晴儿,晴儿我还活着,活着!”而随着奔跑出来,眼见到身骑高头大马之上的马大少,晴儿极尽愤恨的一声喊。

    随即哇的一声,又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玉晴……大瘟神……是你们?”而马上马大少一看的,怔愣之下一声喊,随即的打马,带着两名手下,掉转头跑了。

    那是跑个飞快,须臾之间的,只留下几道飞扬的尘土。

    “站住……马天霖,你给我站住啊,你倒是说说,为什么要害我爹爹,害整个的马家,为什么?”看着飞扬而去的马大少,晴儿哭倒在公孙剑怀里。

    “晴儿不哭,不哭了,他跑不掉的,终有一天会找到他们,面对面的把所有恩怨结算清楚!”看着远去的马大少,公孙剑也是愤恨满怀的无可奈何道。

    能怎样?

    自己又没有马匹追撵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更为让公孙剑心里所凌乱的是,那马大少刚刚所说的话语。

    什么参加婚礼,寿县县城的朴老爷。

    朴老爷,难不成就是自己的婚约岳丈,朴王爷吗?

    可朴王爷家里,又会是谁要大婚?

    “紫茵……”而随着这很是凌乱的想,公孙剑不禁一声叨咕出声了。

    紫茵,那个千娇百媚,一心想要跟随自己的未婚妻子,不知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与她的那一日相见,冲着紫茵的所言所行来看,她生活得并不算开心……

    “又在叨咕谁呢……紫茵,紫茵又是哪一个?”

    一旁的忻旖彤一听的,复翻愣翻愣眼珠子说道:“别怀里抱一个,同床共枕一个,另外还想着别人!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公孙剑瞅瞅她的,这就拉着晴儿走。

    走吧,离开这,这深更半夜的空旷驿站,确也是住不得。

    “不对,有马蹄声!”而也是这时,忻旖彤猛一回身的,喊着有马蹄声。

    的确是,那踏踏踏的踩踏声音,在寂静空夜里,尤显得清脆。

    “单身一骑,咯咯咯……正好抢夺过来,为我们所用。”忻旖彤复仔细听听的,乐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做强盗吗?”公孙剑一听的,一声很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我又没像夫君一样,出手便伤人命!”忻旖彤一听的,反唇相讥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哼,跟着我一起,就别想着胡来!”公孙剑一听的,一声很恼恨呵斥道。

    自己确实是杀人了,而且一出手之间的,就杀了三个。

    可自己所杀的都是恶人!

    “叭!”

    而也是公孙剑这一恼恨呵斥,但听得一声脆响的,伴随那单身匹马临近,忻旖彤身形飞起间,已然是欺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住手!”公孙剑一见的,这就放开手里晴儿的,上前去阻拦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,这还真成强盗了!

    “嚯嚯嚯嚯嚯……”

    而也随着忻旖彤这挥鞭一上去,那骑马之人一勒马缰绳的,那匹马咴溜溜的站住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马上之人身形一滚落的,从马上下来,这就唰的一声,从腰间抽出了一副双截棍。

    那棍身不过盈尺,乌涂涂的,这就奔着挥舞鞭子的忻旖彤来了。

    而一看那骑马之人亮出家伙事与忻旖彤打斗到一起,公孙剑反而的撤身,不管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啊?

    因为这是一个练家子。

    公孙剑倒乐得看热闹,同时也让娇纵跋扈的忻旖彤吃点苦头,给她点教训,让她知道知道什么是收敛。

    就这样你来我往的打斗在一起,那双截棍呜呜做响当中,小小身躯的忻旖彤,可是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,快来帮我,碰到硬茬子了!”而随着被那挥舞得如风轮般的双截棍给逼得节节后退,忻旖彤喊了。

    “不急!”

    公孙剑一听的,抱膀喊着不急。

    “忻旖彤,忻大小姐,拿出你的跋扈劲,拿出你天不怕地不怕的狂妄精神,便能降伏一切!”随着抱膀很悠闲的说,公孙剑复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啊,我算是明白了,你还巴不得我死呢,那就算我忻旖彤瞎了眼,白对你托付一片真心!”狼狈后退中的忻旖彤一听的,一声很恼恨的说。

    并且在恼恨说的同时,很突然的暴涨身形,这就不管不顾的奔着那狂舞的棍影当中去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无异于自杀的,欺身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公孙剑一见的心一凛,是立时的起身扑上去。

    这还了得,这被那狂舞的棍风给扫到,还能有好吗?

    公孙剑是讨厌忻旖彤对自己的死缠烂打,同时也特痛恨她的飞扬跋扈,以及对自己的阴毒筹划。

    可要说眼看着忻旖彤死,他还做不到。

    他不是那种腹黑小人,不会为了自己目的,而罔顾谁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……放开我,放开,你不是不管我死活吗,干嘛还要拉扯我,放开,放开啊!”

    而随着公孙剑这上前把不管不顾的忻旖彤给拉开,身形一转的侧移到路边,忻旖彤是粉拳连连的,很撕裂的捶打在公孙剑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小剑哥哥!”晴儿很害怕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给她包扎一下伤口!”公孙剑一见的,把怀中忻旖彤,甩给晴儿了。

    忻旖彤受伤了。

    虽然公孙剑及时出手,但忻旖彤举鞭的右胳膊,也免不得被那很凌厉的棍风给扫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朋友,不好意思,刚刚多有唐突,还请见谅!”随即的,公孙剑上前一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江湖路人,本来就是忻旖彤不对,既然这架已经拉开了,好好说一声,也就行了。

    至于忻旖彤受伤,那完全是她咎由自取!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人,这是已经埋伏好了吗?”而那人一听的道。

    “埋伏好……”公孙剑一听,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什么埋伏好,那埋伏在哪里呢?

    “哼,来吧,别惺惺作态了,直接来痛快的,反正我朴景骏活着跟死了,也差不多!”而随着公孙剑这不解,黑蒙蒙中,那人复举起了手中的双截棍。

    那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拼命架势,脸上神情沉寂,亦似乎是生无可恋了!

    这单身一骑而来的是谁啊?

    正是紫茵小姐的亲生哥哥,朴王爷之子,朴景骏……

    想那日被自己的亲生爹爹给困在形同地狱的房间里以后,这朴景骏经历了无尽的惶恐与惊惧。

    曾一度的,差点崩溃!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一切,皆都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可爹爹偏偏就让他去剖剥人皮,并且还拿弑杀生人来胁迫他。

    万般无奈之下,朴景骏挥起了刀子,一刀一刀的,溅满一身血污同时,也无底线的践踏自己的良善!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完了,爹爹不是真心疼爱自己,爹爹只是要把他训练成一个噬血的恶魔而已!

    “嗯,这才像我朴世卓的儿子!”

    看着爹爹很欣赏眼光的看着自己,朴景骏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“人不狠不立,虎不啸何以威震山林,不错不错,景骏啊,再有几日,便是你妹妹的大婚之期,有好多事宜,还需你回一趟东陵城去筹备。”

    随着朴景骏这心在滴血的依旧一刀刀剖割石床上的尸体,爹爹复一声吩咐了。

    朴景骏依旧没有言声。

    他现在就是一个提线木偶,而那条线,就捏在爹爹手里。

    爹爹让他做什么,就做什么,无可反驳!

    “去吧,简单收拾一下就离开,我已列好清单,速去速回,务必在本月十五之期前回来。”随着看依旧不言声的扑景骏,爹爹复一声说的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而也就是这样,朴景骏在爹爹的安排之下,很木然的上马,一路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这才会有这路上与公孙剑等人的相遇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朋友,我想你是误会了,我已经说过了,刚刚是我们唐突,我这里已给你赔个不是,至于别的,我也不想与你有太多纠缠,咱们还是各自赶路吧!”公孙剑一见的,这就认为这人脑袋有问题,所以也就一抱拳的,回身喊着晴儿忻旖彤离开。

    这忻旖彤伤的还挺重,此时哎吆吆的,整条右臂,都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并且血糊糊一片,染透了衣衫。

    “小剑哥哥,姐姐她……伤得很重!”晴儿皱皱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……你若是男人,就杀了他!”而忻旖彤,则还顾着咬牙切齿的,叫嚣公孙剑把来人给杀喽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都出来,别装神弄鬼的,我朴景骏不吃这一套!”而也是这时,那男子复喊道。

    “额?”听着这男子再次叫喊,公孙剑感觉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是啊,此时现场就这么几个人,而男子怎么就一直叫嚣被埋伏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路边草丛里,还真有人?

    “哼!”而那男子则发出一声冷哼的,这就起身奔着右手边的草丛里去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欻啦一声响,从那荒草丛里可不是很突兀的飞起一个人怎地。

    两人是迅速打斗到一起,一时间黑影重重的,打斗个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“朴景骏……你姓朴?”而也是此时,公孙剑突然一声问了。

    姓朴,又是从寿县方向来的,那会不会与紫茵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紫茵……朴紫茵小姐,你认得吗,也就是以往东陵凤阳府的朴王爷一家?”随即的,公孙剑复一声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你是谁?”而那打斗中的朴景骏,一声问了。

    “我公孙剑,潮州人士公孙剑,以往也是住在寿县县城里的。”公孙剑一听的,很直接说道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